首页>记录片 > 超/自然
更新至06集全

超/自然

评分:
2.0

主演: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状态:更新至06集全

更新:2022-10-06 04:12

纪录 美国2022

剧情简介

《超/自然》是导演的作品,发行于2022年(美国),由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等主演,35频道为大家提供超/自然完整版免费在线观看,能在手机和电脑上流畅观看超/自然高清版(更新至06集全英语原声),同时还支持是手机投屏。
纪录超/自然讲述了:  If you think you know nature, think again. Experience a realm beyond human perception in #SuperNaturalSeries, from executive producer James Cameron and narrated by Benedict Cumberbatch. The all-new series is streaming September 21 only on Disney+

超/自然相关问题

十大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现象

一、安慰剂效应医学这门学科的提出,最开始仅仅是为了帮助理解心智情绪是怎样影响人类的身体健康。比如,安慰剂效应是一种不稳定状态,可以随疾病的性质、病后的心理状态、不适或病感的程度和自我评价,以及医务人员的言行和环境医疗气氛的变化而变化。人类的这种自愈能力是令人诧异的,远比现今任何发明的医药对人们生理产生的效应要大.... 二、第六感如今人类普遍相信超能力的存在,即所谓的第六感。许多人都认为直觉也是人类超能力存在的一种形式,是一种不经过分析、推理的认识过程而直接快速地进行判断的认识能力。研究人员已经对那些自称具有超能力的人们进行临床试验,但是在有限的科学的条件下,其结果都不尽乐观,或者对其的解释比较含糊不清。一些科学家争辩临床试验是不能用来研究人类的第六感,或者说在持怀疑态度的科学家的研究过程中,人类的第六感由于某种原因并不能发挥作用。如果事实确实如此的话,人类的这种超能力永远也不会得到科学界的诠释.... 三、“超越生死”的经历曾经有报道称,一些人在临近死亡时会有各种各样离奇的经历,比如穿过时光隧道、和心爱的人重会,或者有一种和谐安静的感觉等等。这些事实也许暗示了在人类生活空间外还存在着一个世界。虽然这些经历是人们切身体验过的,但是没有人能从这种 “超越生死”的现象中找出任何证据和有用的信息。而另外一些持不同意见的科学家则认为,这些“超越生死”的经历可以解释为受损大脑的一种自然的并可预言的幻觉。但是对于这种解释也没有确切的理论可以证实.... 四、不明飞行物许多人都曾在天空中发现过不明飞行物,从飞行器到类似流星物体,毫无疑问这种“外星体”是存在的。不管这些物体是否来自外星,但是这些飞行物若是真的历经那么长的距离穿越宇宙最终到达地球的话,这似乎是不大可能的。目前科学家们已经揭示了大多数这些现象发生的原因,可仍有一些天外不明飞行物的事实未得到合理的科学解释.... 五、似曾相识“Déjà vu”是法语单词,意思是似曾相识的错觉。人们有时对于眼前的景象非常熟悉,似乎已经发生过,但你却清楚这是第一次面对此情此景。比如,一名身处异乡的女子走进一幢建筑物,她也许会突然感觉到自己以前到达过此地或者有一种非常熟悉的场景,但事实是她以前未曾来过。有些科学家解释这种错觉是一种心理现象,或者是一种先知先觉。虽然我们可以用人类心理学,例如直觉,对此提供一种合理的解释。但是这种现象的本质和缘由仍然是一个谜.... 六、人类灵魂美国广播公司曾播放过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该剧片出示了古往今来民间都流传着人类灵魂存在的事实。同时有报道称,许多人遇见过一些陌生人的阴影和死去亲人的灵魂。灵魂是否存在仍未有确切的证据证实,但是连续有亲历者称自己看到过、拍摄到甚至与幽灵交流过。相关的研究人员希望终有一天能揭开这层神秘的面纱.... 七、离奇失踪人们会因为许多原因而突然消失,事由大多缘于人们或者逃亡、或者死于意外交通事故、或者遭绑架杀害,但是这些失踪的人最终还是被找到。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离奇失踪。一直以来有大量事实显示许多人毫无踪迹就消失了,比如美国工会失踪的会长吉米·霍法(Jimmy Hoffa),由于缺乏相关的证据和线索,就连警方和法庭科学也无法调查这些离奇案件.... 八、直觉不管我们称其为直觉,“第六感”或者其他什么名词,人们在某个时刻都体验过此经历。当然,直觉往往是不准的。有多少次你确保飞机在出现紊流状态时能安全降落呢?但是我们似乎在事情发生的那一刻有时能感应得到。心理学家认为人们在潜意识中收集了各种周遭信息,这些信息帮助我们去预知某些事情,而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是怎么发生的,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感觉得到。同时我们也很难解释其中的奥秘,就连心理学也只能给出一部分现象的解释.... 九、野人多少年来,不断有目击者报道关于美洲出现野人的事实,他们通常呈现庞大、多毛等类似人的一般特征。但是目前还未找到任何野人存在的证据。从来就没有关于野人遭猎人捕获、被超速行驶的汽车撞死或者自然死亡的报道。由于缺乏野人牙齿或者骨骼等这些有力的证据,野人存在的根据只能靠目击者或模糊的照片支持着。尽管如此,科学家们也不能找出野人类似动物不存在的迹象,这些神秘的野兽很可能就深深的潜伏在世人的眼外.... 十、Taos城嗡嗡声在新墨西哥一座名为Taos的小城,许多游客多年来都为城中一种神秘的嗡嗡声而感到迷惑不解。可奇怪的是,只有2%的Taos城当地居民声称自己听见过此声音。一些科学家认为这是一种不常见的声学现象,而另外一些人怀疑这是不正常的现象,或者怀有某种神秘的、险恶的意图。不管这种诡异的声音是人们心理上的、生理上的或者神奇的现象,关于这种声音的来源仍然是一个谜....



超自然现象的疑问

什么是超自然现象?可以理解为超越自然科学的常规可知性范围的现象;或者说,超越了当代自然科 学知识的极限而被认为不可能产生或无法解释的现象。作为一个生物学家,我被科学的模糊边缘强烈地吸引着,为正处于流行的表面理解下的离奇幽灵而神昏 颠倒。我试图重新定义这个边缘,使自然和那些看来是超自然的东西重新和谐起来。同时帮助创造出一种类似 于非军事管制的地带,使科学家和热心人进入这个地带都能通过而不要求放弃他们原来相应的观念,或者 不需要放弃他们惊奇的感觉。假若广大的公众对超自然现象表现出兴趣,那末它不可避免地必将发展成为一项宏大的事业,并且会遭 受来自市场的各种曲解。我已经认识到自己在帮助创造这种形势方面的一份应尽的责任。当你仔细地观察一切时,没有什么能像超自然现象那样吸引入。我们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超出自然解释 之外的体验报告—可是它们非常丰富,令人惊讶不已。这些报告如此频繁发生和广为传播,使任何具有真 正科学好奇心的人很难忽视它们。我被下述的事实强烈地吸引住,即世界上所有的人们,并不仅仅是在我们热哀于此的时候。已经承认和接受某些种类的超出科学可知性范围的现实存在。他们持有相信事物存在的信仰,这里所指的事物包括诸如灵魂,非凡的不可思议地发生的事,赋予灵魂新的肉体和再生事物,在活人中通过心灵感应同死去的人通讯的事——这种信仰是这样的众多和这样的持久,就像在引诱大家寻找共同的原因似的。我并不坚持主张超自然现象一定存在。如果有人简单地定义超自然的体验为——某些不寻常的事情的体验,某些超过了通常认为可能的极限的事情,那么,显然有一个广阔的体验领域,一个重复体验的领域,它遍及世界各地,正等待着人们去探索。这类报告非常自然,具有大量奇闻软事,它们是作为科学难以接受而被抛弃的存在。这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因为我怀疑,对某些超出正常科学知识范围现象之谜的答 案,能够正好存在于这种报告的内容和模式之中。我自己在一个广泛的形形色色文化中的不寻常经历强烈地告诉我,存在着某种值得去追求的有价值的东西。这些超自然现象是奇怪的、任性的且令人难以捉摸,这丝毫不能改变我的坚定性。我们是在学会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是在从事考查我们生活中的那些几乎经常出现但又仍然难以描述的领域。我相信超自然现象极其需要一种新的和彻底的观点;一种交叉文化超常规现象的概括;一种不平常的人种史;一种有宽广基础和良好资助的、对现有的一切异常事件拯救、收集、编录和分类的专业工作。没有东西比得上我亲自尝试着对最近的几年我所看到和听到的事情更富有价值。这种尝试我衷心相信是需要的,因为我保留了这样的信念:这些不断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事情是不可能轻易地凝结在我们已经适应了的模式中。我认为通过一种新的更加开放的心理分析,可以导致对什么是正常现象的更好理解。 奇异的事情在继续发生。我们生活在一个由科学规定它的现实性的世界上,由科学告诉我们事物是如何运行发展的。可是有些事情看来根本不是按照科学告诉我们的方式运转。我们的科学告诉我们这些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是根本不存在的,可是它们却顽固地拒绝离开我们。尽管它们是相对的少数,而且经常是难以捉摸和无法控制的,但是它们确实在那儿,‘任何人都可以看见它,证明它的存在。正是它们的存在,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 题,而不管它们看来是多么微弱。某些不平常的学生觉得科学应当转向这些存在的事实。有些科学家似乎也表示赞同。在他们发现整个事 实的可能性而大吃—惊时,却又使科学拜倒于它而采取了完全颠倒的选择。这种姿态是滑稽可笑的。考虑一个事例。 一位探杖占卜勘矿者声称他能够借助钟摆的帮助发现地下水和燃烧矿物,并且在英国威尔士实地做试验。他徒步横跨山谷的底层,并在地面上标设出一条标桩线,表明线下面有溪水流动,而且对它离地面的深度和流量作出了估计。电视工作队为他拍摄了超常现象节目的电视片。有记者向他提问他的声称何以检验?这位探杖占卜勘矿人手握着他的钟摆放在记者的头上,默默地估量着记者的健康状况,然后做了惊人的断言。他说记者非常健康,只是有一金属残片在他的大腿中。周围的人听了都感到惊奇,印象深刻。这个不寻常的诊断,正言中了过去曾发生的事实。一次记者在操作过程中,确实用过一个金属支撑,通过金属支撑的帮助以增强大腿骨的力量,结果在记者大腿内留下了金属残片。他还指出记者四肢活动正常。金属片的嵌入并未造成任何缺陷。对探杖占卜勘矿者指出记者股内有金属残片的事实,科学家认为很难说是他 有一个非常有效的侦探网络所致。究竟是怎么回事?有关探杖占卜勘矿的可能性的一系列讨论是否具有任何科学有效性?关于有机的金属探测是否让人感到诧异?不,不。面对这些奇谈怪论,一位出名的物理学家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巧合。”从 而结束了这个论题。当然,科学家的责任要求从所有的角度考虑问题。对探杖占卜勘矿者断定的异常性质,科学家有权支持与正统的科学观点相一致的解释——对所有的其他事物都有同等的权利。虽然,所有的事物并不是完全同等。巧合仍是对事物发生的一种可能的解释,但是它的概率是非常低的。有一点要指出,正统的解释往往 比直率地承认事实要变得更加难以置信和牵强附会。事实就是这样,有时异常的事情果真会发生。我就曾经碰到这种事,而且有时会经常发生,就像它是必然要发生似的。作为一个科学家,我想应该承认事实已经向我们提出了问题。科学借助它的实在的定义而判断什么事是可能的。适合于这个定义的事物就得到承认,不适合这个定义的事物就被认为是不可能发生而必须予以拒绝。问题是,探杖占卜勘矿的事实或精灵吵闹的现象都是处于同现行的定义直接矛盾的境地。所以争论点缩小为在竞争的事实之间作出选择的问题。在竞争中,如果常 规状态对超常现象,自然,常规状态往往会得胜。这种歪曲应当促使我们对它们之成为必然的前提引起怀疑。我们并不确切知道事物如何工作。我们具有的一切只是一个合理的有效力的假设,而决不是一个在许多相互竞争的事实之间的选择问题。一切的关键还是一个工作假设的有效性,而使新事实与旧理论的和谐一致就需要承认理论可以是不完善的,没有必要对任何人指手划脚。在自然规律或科学原理上是没有威胁可言的,对信仰的保护和对异端的指责都是不需 要的。在思考过程中别人已经得到的结论使我惊讶,我发现直觉心理学家詹姆斯早就做了研究,得到了结论。他说:“我们正常的醒着的意识,只是一种特殊形态的意识,而有关它的全部被最轻薄的屏幕分隔开了,另外还存在意识的完全不同的潜在形式。......不考虑宇宙最后在总体上会不顾它留下的其他意识形式。......它们禁止我们对现实过早的结帐。”我的研究是公开的。我并没有答案,而且缺乏必要的发现它们的精神成熟期。我对启蒙和再生的轻易回答是有疑心的。但是再说一遍,作为一个生物学家,我多次认识到一种意识,它是永恒的,无始无终的,在空间或在我们自己的本体范围内是无限的;在这个范围内我们理解事物非常清晰,而且能够通过一种渗透过程获得绝大部分的信息。在这种状态中,我发现我自己具有直接来自某个更加巨大事物存在部分的知识,一种精神的全球生态学。世俗是非常美好的,而且只有当我沉浸在某种大自然的循环中它才到来—— 在沐浴于春天的潮水中的时刻,或是在昼夜平分时极目眺望。体验确确实实是奇妙的,而且给我留下了一种同自然严格一致的感觉,而不是对自然的超越。这真好像是回到家里受到热忱的欢迎。让我们回复到存在于事物的隐蔽一面的那些神秘中去;回到可能性的完整的谱系中去;每件事物是正常态的又是超常态的,一切都是平常的又是不平常的。一种回归到我称之为超自 然的整个不寻常的体验中去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内容无意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22 35频道